於是,我們相愛。
關於部落格
  • 5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明星志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紀薰)

 
 
 
 
「啊?你剛剛說什麼?」林立翔看著大剌剌地站在自己休息室門口的紀翔,頭上冒出許多問號。
 
「我說,請告訴我,『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句話的意思。」
 
 
 
***
 
 
 
紀翔是個藝術創作者,對於自己的作品有種近乎偏執的堅持。
 
這次金皓薰替自己接下的電影通告是扮演一個經歷過文化衝擊後的書法家。為了演出的完美,導演要求紀翔特別去上書法課,相當敬業的紀翔自然是答應。
 
苦就苦在紀翔之前都是在維也納學音樂,接觸到的都是西方藝術。頭一次接觸到東方藝術也就罷了,更難為的就是第一次接觸的竟是博大精深的書法。
 
紀翔手頭上只保留著這個電影通告,其他的全部推掉,一心一意地想要把書法給練好。其實紀翔書法寫得不錯,但是卻難以達到導演所要求的標準。
 
對導演而言,這部電影需要的不是臨摹出的書法,而是要帶有感情。於是很多需要親自上的鏡頭全部暫停拍攝,打算等到有朝一日待紀翔練成之後才開拍。
 
因此,紀翔家的書房桌上擺上了文房四寶筆墨紙硯,只有一有空,紀翔便開始磨墨,好早日可以達到導演的要求。
 
一看到文房四寶成功地佔領紀翔的書桌上,從小就是書法比賽常勝軍的金皓薰自然是樂不可支。每當紀翔在練字時,他也跟在一旁寫著。
 
兩人也就相安無事,直到紀翔生日那天。
 
 
 
 
 
那天。兩人剛從十九號酒館吃飽喝足後回到家,紀翔有些酣醉地摟著金皓薰的腰,啞著嗓子說道:「薰,我很期待你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金皓薰掙脫開紀翔的懷抱後,從書房裡拿出裝海報的塑膠管,遞給紀翔,笑得靦腆地說道:「太久沒有練了,沒有寫出我之前的水準來。」
 
紀翔吻了下金皓薰的額頭,說道:「你有這份心意我就很高興了。」接著打開禮物,抽出張宣紙。
 
這什麼?
 
怎麼又是自己看到快反胃的毛筆字?
 
紀翔期待的好心情一下子跌進谷底。一年難得一次的生日卻收到自己根本就不想看到的禮物,為什麼不是送些手銬(?)或皮鞭(?)呢?
 
「嗯,謝謝你的禮物。」紀翔隨手把那張宣紙擱置在桌上,隨即火熱地吻上金皓薰的唇。「不過我還有個更想收到的禮物呢…」
 
 
 
 
 
幾天後。
 
金皓薰打開滿地都是揉成一團宣紙的垃圾,突然覺得頭很痛。不過他也認命地把一球一球的垃圾給撿起來。撿著撿著,手卻摸到一個觸感特別不同的宣紙垃圾。他把它打開看,上頭的字跡很熟悉,不就是自己送給紀翔的生日禮物嗎?
 
當那天紀翔打開禮物時,自己自然沒有漏看紀翔失落的神情,而且紀翔的反應也跟自己預期的完全不一樣。
 
我以為紀翔會很高興的。
 
………還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八字太沉重,紀翔他收不下?
 
 
 
 
 
過了幾天。因為姚子奇捅個簍子,再加上他之前請假兼翹班的跟史蒂芬出國度蜜月,害得他手頭上的通告拼命地壓縮在一起,這就苦了身為經紀人的金皓薰。
 
於是今天金皓薰就沒有陪紀翔到片場去,整個人窩到翱翔天際裡努力地想盡辦法好壓榨姚子奇。
 
要接老婆回家的紀翔一踏入翱翔天際就發現金皓薰趴在桌上睡著了,桌上還擱置著姚子奇還欠著的通告。
 
紀翔拿起一整疊的通告和合約內容,突然有一張紙飄下。紀翔伸手撿起來,那是金皓薰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可能自己當時寫得有些不順,所以瘋狂地把紙拼命地揉成一團然後在書房裡丟來丟去,揉著揉著,可能是揉錯張了吧。
 
那張皺成一團的紙應該是安安穩穩地被壓在一堆文件的下面,試著把它給壓平恢復原狀的。
 
但這八個字真的那麼重要嗎?
 
 
 
***
 
 
 
「不過這句話的解釋我怕你會聽不懂。」林立翔偏著頭想了下,看到某個人從眼前晃過,於是說道:「直接用演的來給你看。」朝著從自己眼前晃過的人影喊道:「相公~」
 
咻的一聲!一個人影迅速地出現在林立翔休息室的門口。黎華好心情地說道:「娘子,有什麼事需要我為你效勞的?」
 
林立翔笑而不語,只是伸出手來。默契好到眾家親友都嫌噁心的兩人,黎華不用林立翔解釋,極為自然地牽起林立翔的手來十指緊扣地握著。
 
林立翔笑著說道:「這就叫做『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能明白多少都看你的造化囉。」
 
雖然真的很感謝林立翔的指導,但是紀翔臨走前還是不免用嫌惡的眼神看著不停發出拉普拉普光線的兩人。
 
…都一把年紀了,還在那邊噁心八拉的。
 
 
黎華好笑地看著紀翔離去的表情,問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沒事沒事,只是小倆口的拌嘴而已。」林立翔側著頭,盯著黎華的臉笑著說道:「那,我們呢?」
 
來這招!黎華順手把林立翔推進休息室裡,自己也跟著進入,說道:「那麼我們就來看看要用什麼方法來偕老吧。」
 
 
 
***
 
 
 
今天是平安夜。
 
經紀人很好心地替旗下藝人們通告只排到下午就可以收工回家。兩人四點多回到家後,金皓薰便霸佔著廚房,忙進忙出的,好不忙碌。在一旁看著的紀翔原先想要幫忙,卻被金皓薰以礙手礙腳的理由趕出廚房。
 
到了晚上六點多時,金皓薰才招呼紀翔來坐。
 
紀翔一進到餐廳就看到擺滿整桌的食物,金皓薰順手把剛倒好的一杯紅酒遞給了紀翔。
 
「看起來就很好吃,皓薰,謝謝你做的聖誕節大餐。」
 
向來臉皮薄的金皓薰禁不起紀翔赤裸的這番話,紅著臉說道:「幹嘛那麼客氣,我們之間幹嘛說謝。」
 
「是是是,皓薰說的都對。」
 
話一說完,紀翔忍不住在金皓薰的臉上偷個香。被偷襲成功的金皓薰漲紅著臉,入座。
 
紀翔首先舉起手上的酒杯,說道:「Cheer.」
 
「Cheer.」
 
 
這頓飯吃到差不多快結束時,紀翔從桌旁拿出個東西,遞給金皓薰,說道:「這是聖誕禮物。」
 
金皓薰開心地收下後,搖個兩三下,側耳傾聽,可是什麼都沒有聽到。「這是什麼東西?」
 
「打開來看看不就知道。」
 
「你也打開我送你的聖誕禮物吧」金皓薰笑著說道,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
 
紀翔伸手接過後,三兩下便拆開了。禮盒裝著一條毛茸茸的圍巾,紀翔把它從裡頭拿出來才發現這條圍巾長得不像話。
 
「怎麼會有那麼長的圍巾?」紀翔問出這句話時,瞄到金皓薰欲言又止的樣子,笑著說道:「看來讓我們兩個人來圍,應該夠長。」
 
「咦、咦…?翔,你知道啊…」
 
當時為了想說要送什麼聖誕禮物給紀翔而想破頭時,眼尖地看到林立翔十分囂張地甩著脖子上掛著的圍巾走過自己的身旁。
 
一問之下才知道是黎華特地為林立翔生日而親手做的兩人圍巾。
 
「小傻瓜。」你就那麼一點心思,我怎麼會不知道呢?「換你了,拆開我送你的禮物吧。」
 
「嗯。」
 
金皓薰拆開紀翔送給自己的禮物,是個畫框。金皓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畫框給拔出來。這時金皓薰才看清楚上頭是什麼東西,是那八個字。
 
「翔…這、這是…」
 
「是我親手寫的。好看嗎?」紀翔朝著金皓薰,故意地眨眨眼睛說道。
 
「嗯…」金皓薰瞧著這八個字,突然覺得鼻頭一酸。「很好看,你寫的字真的很好看。」
 
「你還記得你送我的生日禮物嗎?」
 
金皓薰點點頭。
 
「…前幾天,我去找林立翔…」在蠟燭微弱的燈光下,紀翔看見金皓薰的淚光,一閃一閃。「……問了這句話的意思。」
 
「然後呢?」
 
「沒有然後。」
 
紀翔起身,走到金皓薰的身後,把下巴靠在金皓薰的肩膀上,右手覆蓋著金皓薰拿著畫框的右手。
 
金皓薰側著頭,主動地向紀翔索求著吻。紀翔吻著金皓薰的薄唇、上頭還有點鹹鹹的味道。
 
 
 
……因為這就是然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